主頁 本書讀者評論選輯我想看來生不做中國人简体字版

Thursday, October 9, 2008

毛澤東翻譯員確認毛曾感謝日本侵華

愛讀曾擔任政壇名人的翻譯員所寫的傳記﹐因為他們最清楚會談或密談上的談話內容﹐只要他們的政治觸覺稍弱一點﹐就很容易在傳記裡面洩露了無異於國家機密的違礙明細。曾長期擔任毛澤東和周恩來日語翻譯﹐其後為中國文化部副部長﹐現擔任中國對外文化交流協會常務副會長、中日關係史學會名譽會長等職的劉德有於1999年出了一本書﹐叫《時光之旅:我經歷的中日關係》﹐回顧了他所「親身經歷」的中日關係。在該書裡﹐他以現場翻譯的身份﹐記載了毛澤東於1964年7月10日會見日本社會黨國會議員佐佐木更三、黑田壽男和細追兼光的細節。當時毛澤東與佐佐木的對話如下﹕

佐佐木:過去﹐日本軍國主義侵略中國﹐給你們帶來災難﹐我們感到很抱歉。

毛澤東:用不著抱歉。日本軍國主義給中國帶來很大的「利益」﹐有了他們﹐中國人民奪取了政權。如果沒有日本「皇軍」﹐我們要奪取政權是不可能的。

毛澤東繼續說:我們不談過去了。過去的事﹐從某種意義上說﹐是好事情﹐對我們有幫助。你們看﹐中國人民不是奪取了政權嗎?(見原文 第293頁)

由此再一次清楚看到﹐說毛澤東感謝日本皇軍侵華﹐確不是無中生有;說日本皇軍對中國共產黨有再造之恩﹐一點沒有誇張﹐讀過中國現代史的人﹐不可能得出第二個結論。若說國共內戰時中國紅軍「三分抗日」之說是捏造的話﹐恐怕這是因為連「三分」也誇大了。中國共產黨一方面靠日本侵華而得以奪權上台﹐但上台後的幾十年在公開的場合卻哭哭啼啼日本侵華的歷史﹐來敲竹槓索援助﹐和保住中國民族主義這飯碗﹐並為了掩飾中國統治失敗以轉移民眾視線﹐中國這樣做實在非常虛偽。儘管這段歷史就如中國共產黨在延安靠種鴉片起家那樣的令數以億計的「毛迷」難堪﹐但歷史始終要尊重的。可惜這書讀過的人應該很少﹐而且似已絕版。

7 Comments:

罗三思 said...

钟先生,我十分想读您出版的作品,无奈香港去不成、网购没地方、搜索被屏蔽。

冒昧地问一下,您是否可以为我提供您作品的电子版呢?我会将它传给更多想看到它的人。虽然这是侵犯版权的,但我想不到还有什么可行的办法能够看到您的作品。

假如您允许的话,请在此条留言后告知(因为我不敢留下我的email),我会设法与您取得联系并将电子版的书款打给您。

鍾祖康 (Joe Chung) said...

罗三思好,虽然中国民众对此书有极大需求,也想得到此书的电子版,但由于此书的电子版也是出版商所拥有,我不能将电子版上载到网上,但我会努力与出版商取得共识,以解决这个问题。另外,我的电邮 onlytojoe2@gmail.com,原已写在关于我自己的底部,只是你看漏了,现在我把这电邮再另放于顶部。

罗三思 said...

钟先生您好,您的email我已保存,今后也会将您的博客推荐给我的朋友。

老实讲,在我给您留言的时候,真是第一次切实地对互联网感受到了巨大的恐惧。这是我第一次在网络上尝试接触反对*****的人士,因此我不敢留下真实姓名甚至是在网络上的常用名。

可即使是这样,我的IP地址也还是会被记录的(老天保佑,下次我要用代理服务器了)。网络给了人们极大的便利,但是人们的行为却是被严密监控的,这种恐怖感窜遍了我的全身,让我不寒而栗。

在这里活得越久,就越发感觉,自己从出生开始,便生活在一个巨大的、遮天蔽日的欺骗之中。像我这样的年轻人,大脑中有太多太多的记忆是被修饰、被篡改的了。

还好我还能意识到这一点,并且凭着上帝赋予我的权利去追求真实。虽然对于我所在的世界,这太难了。可幸好,还能看到您的博客,十分感谢您!

Anonymous said...

我想問一問作為無神論應唔應該踐踏宗教,點解中共會咁做?世界上嘅叻人大部份都係男人,係咪女人真係蠢d?

同埋,我覺得自己好冇用,我發現我宜家唔係讀大學覺得好自卑。事實上,大學畢業係叻人一得,網上教英文嗰個siu sir大學畢業,你都係。如果我係冰島人,就唔駛咁煩未來會點,返學無聊得濟,讀嘅科目無聊得濟,去bunk off,將來做麥當勞員工都唔駛驚唔夠錢啦!!!我呢個蠢人,到近排先留意島,我啊媽同我講嘅野九成都係關於上面點呀點(幻聽),我活咗咁9耐完全感受唔島佢教徙嘅喜悅,原來令我最想死嘅人係佢!!!
詩 篇 103:3
他赦免你的一切罪孽,醫治你的一切疾病。

將來有咩事,可以考慮吓去長洲燒炭!!!

Anonymous said...

祖康吾兄如見:

老毛的媚日賣國言論,其實早就在文革期間廣為外人所知。兄弟一九八0年代初期在台就讀研究所時就已經在書中得悉此事,此書即「文革」時非常流行的一本針對紅衛兵的官方宣傳品:
毛澤東著,《毛澤東思想萬歲》,香港:三聯書局,一九六六年。
毛澤東著,《毛澤東思想萬歲》(原版:出版時地不明),台北:國際關係研究中心影印版,一九六七年~一九六九年。(還有日韓文影印版)

兄弟剛才上政大網頁,看見政大國關中心圖書館和九舍書庫都仍存有此書,還可以隨時外借就是。

罗三思 said...

中共骨子里就是恶心中国文化的。延安的时候想用26个字母代替汉字。建国后发现他们的脑子不足以创造一种替代汉字的语言,于是就废弃旧汉字,改用简体字。
中华文化和GCD有仇么...

HiMarxist said...


孔東梅證明毛澤東是共匪,點此閱讀我的部落格

 

blogger templates 3 colum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