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本書讀者評論選輯我想看來生不做中國人简体字版

Saturday, November 8, 2008

日本侵華最大受益者有權討日嗎?

最近日本的航空自衛隊幕僚長田母神俊雄撰文否認日本是一個侵略國。其實田母神俊雄並不是僅指二次大戰﹐也不是僅指侵華﹐而是泛指從19世紀末到二次大戰這段時期對台灣、韓國和中國所作的被指為「侵略」的行為。詳情可看他那篇論文的英譯本。在該文中﹐他對歷史提出許多疑問﹐當中可能有狡辯的成份﹐但當中一些論點其實已是公論﹐譬如他提及日本也有造福被其佔領的地方。的確﹐這從台灣在日治下的成績﹐令中國愛國者梁啟超也讚不絕口(見梁啟超〈遊台灣書牘〉﹐以及台灣人被國民黨佔領後就像今天香港人懷念英國人的管治那樣﹐懷念日本皇軍的管治;到日治下的東三省滿州國像香港那樣的成為中國難民的天堂﹐以及當地中國人樂於跟日本管治者勾結(參見 Rana Mitter 的 The Manchurian Myth: Nationalism, Resistance, and Collaboration in Modern China) ﹐不少更在日本戰敗撤離東三省後又像台灣人那樣懷念日本管治來﹐就可知日本對被其佔領中國領土的管治﹐無論怎樣專橫﹐但相對於原有中國人自己的管治﹐還是受中國民眾歡迎得多的。但田母神俊雄在文中觸及的問題甚多﹐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得清楚得出結論的。但他以其敏感身份發表這樣惹火的文章﹐肯定是自找麻煩。在這事件上較值得一提的是中國政府的態度。中國天天都在伺機撒野﹐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日本自動送上門的可利用中國民族主義大撈一把的機會﹐於是中國外交部對此反應非常強烈﹐稱:「對日本自衛隊現役高級軍官公然歪曲歷史、美化侵略感到震驚和憤慨。」但中國自己不正是「公然歪曲歷史」之王嗎﹖餓死四千萬人的大饑荒的歷史去了哪裡﹖六四屠殺的歷史去了哪裡﹖在延安種植販賣鴉片的歷史去了哪裡﹖更不要說自建黨以來數之不盡害人無數的陽謀陰謀。中國人愛說「其身不正﹐何以正人」﹐中國篡改歷史遠比日本篡改歷史嚴重﹐那怎有資格端正人家呢﹖而且﹐田母神俊雄都已馬上丟官了﹐但中國的做法則恰恰相反︰官員若不參與篡改歷史﹐就肯定會丟官!!日本至今已為侵華歷史公開謝罪了二十多次(詳見杉本信行《大地的咆哮》279頁)﹐請問中國政府至今為其篡改歷史和虐殺近億國民公開謝罪了多少次﹖那日本政府的道德水平不是比中國政府高得多嗎﹖ HTML clipboard據最不保守的估計﹐日本侵華抗日戰爭時期中國人口損失總數極其量是5000 萬左右﹐但中國共產黨的管治﹐卻導致至少七千萬中國人在和平時期死亡!而且其破壞造成的後遺症﹐如道德淪喪、生態破壞、性別失衡等等﹐更看不到災難的盡頭。這種災難比任何戰爭的破壞都更嚴重﹐需要更長的時間來復元。最後﹐毛澤東不是曾感謝日本皇軍侵華讓中國共產黨得以奪權嗎﹖(詳見 毛澤東翻譯員確認毛曾感謝日本侵華)那中國共產黨不就是日本對外侵略的最大受益者﹖那怎可以那樣貪得無厭﹐那樣虛偽地聲討日本侵華呢﹖

10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那道德淪亡關無神論何事?

WAI said...

中國人在哪裏都一樣

約三星期前,我在朋友家中"有幸"看到加國2008年大選多倫多華人區的電視直播辯論,當時保守黨,自由黨和新民主黨的侯選人們正辯論經濟,移民,等人們應該關心的問題.

當到了現場觀眾發問時間,我只聽到很多老華僑語氣激動地問:"人頭稅什麼時候平反?應不應該平反?"

自由黨政府總理Paul Martin在2005年大選前曾公開道歉,保守黨總理Stephen Harper也在2006年中公開為人頭稅道歉並為每位人頭稅受害者給了二萬加元保償金.

那些華人不厭其煩的重申同一個問題 活像一個大苦主一樣 認為所有人都欠了他們 並以同一把柄不斷要求"平反".

那時我心想: "why do you think people don't like Chinese?"

鍾祖康 (Joe Chung) said...

wai好﹐所以﹐我常說關鍵是文化﹐文化是沒有大革命的。並可參閱
推介挪威社會時的矛盾

David said...

中國官方所說都是千篇一侓,不看也罷。最重要的是中國人有什麼抗日歷史和反日問題有什麼看法。在我接觸的中國或香港人裏面,他們的看法有點恐佈的。

有一個朋友的看法真的令人目定口呆,他是一位在加國接受大學教育的,有一位日本老婆,他常跟他的妻子說日本在二戰時有多不義。他這位日本妻子都只說這是我們上一代的問題,與我們(日本新一代)無關。他們就是為了這個問題吵了一場架。到最後,他妻子問他處理這個日本戰爭才算合理,他跟妻子說中國要佔領日本一次,在東京屠殺四十萬人才算合理,否則道歉賠償都是沒有意義的。

我這位朋友的夫婦不是重點,重點是我這位朋友是在香港出生,在加國接受大學教育,老婆是日本人,他還有這種想法,這才是令人覺得可怕的。

wai said...

如果我是那位日本老婆,我會跟他離婚,理由是他有精神病,會對我和我的家人構成危險,有必要把他關起來接受治療 .

Anonymous said...

日本人就是这么对中国人的,你不觉得可怕?
有华人说说而已,你倒是觉得可怕。

Anonymous said...

不是一代而是連續不斷的世代的問題。所以我想應該是基因問題。想起黎明的DNA出錯。「不要怪我 只好怪 DNA 出錯」。

什麼君子復仇十年未晚的文化。試問君子又怎會復仇呢?小人和君子也分不清還能助乎?不是不可,不是不該,不是不想,只是不能。

Anonymous said...

讓我這個父母出生於日據時代
還擁有日本名字的正港台灣人來跟你說
懷念日本統治的台灣人是有那麼一小戳
但連他們都無法否認日本人帶來的傷害的實在遠大過於貢獻
而且所有對於台灣的基礎建設與城鄉規劃
全都是建立在殖民掠奪與恐怖統治之上
與我所知英國統治香港的方式恐怕不太一樣
你來生不想做中國人或你想當外星人都不關我事
但你扯到台灣的方式
是非常沒有歷史常識的

Anonymous said...

日本人掠奪台灣?

那蔣介石政權來台後搞的舊台幣四萬兌一是甚麼?

1609-0497 said...

>日本至今已為侵華歷史公開謝罪了二十多次(詳見杉本信行《大地的咆哮》279頁)

根據紀錄,自建交以來,日本領導在公開場合,就侵華戰爭向中國領導道歉不下十數次,但都是口頭的道歉,多用「不愉快事件」、「殘念」、「哀痛」及「反省」等辭帶過,真正用「侵略」的只有數位。中方認為這些口頭道歉的誠意不足,他們希望日方能向中國「正式道歉」。
(略)
在國際關係而言,「正式道歉」必須是書面的道歉。其實日本政府曾就二戰作出書面的道歉。1995年是戰後五十週年紀念,日本國會通過向全亞洲就二戰道歉的公文,承認太平洋戰爭是侵略戰爭,並就殖民地統治帶來的苦難向全亞洲道歉,同年首相村山富市發表類似講話(「村山談話」),這至今仍代表日本政府的官方立場。

此外,日本在1998年向南韓就殖民地統治提出書面道歉。據說日韓達成幕後協議,只要日方作出「正式道歉」,韓方從此不再就歷史問題批評日本。同年,中方亦希望日方給中國作出類似書面道歉,但結果沒有成事。
(摘錄自日本就侵華戰爭向中國道歉了嗎?)

 

blogger templates 3 colum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