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本書讀者評論選輯我想看來生不做中國人简体字版

Saturday, November 22, 2008

另一件可做不可講的中國事

許多我識或不識的人說﹐我即使批評中國也只應讓中國人知道好了﹐不應當著外國人面前批評中國人﹐不應讓外國人知道中國人的不足之處。這種「家醜不可外揚」的想法在中國人裡面非常普遍。但我認為家醜外揚是天大好事﹐因為這讓外面世界知道中國的毛病﹐可有助於集思廣益﹐解決中國的難題﹐其實許多中國難題純粹是中國人在自己的死胡同世界中自己製造出來的﹐對於重視常識得多的洋人來說許多根本不是問題﹐所以他們的看法對中國人極有參考價值。另外﹐把家醜外揚﹐也可對中國的邪惡力量起監督作用﹐這對極愛臉皮的中國人效用甚大。我認為﹐中國之所以淪落﹐主因之一﹐就正正是因為中國人太怕外國人知道中國人的頑疾。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賽珍珠(Pearl S. Buck 1892—1973)在其自傳 My Several Worlds(《我的中國世界》)中就曾提到一件頗能說明中國人「家醜不可外揚」恐懼症的事件。賽珍珠曾於1932年從中國返美國一行﹐那個時候她剛把《水滸傳》譯成英語﹐快要出版。賽珍珠是中英雙語人﹐而且是小說家﹐她肯花原本可用於創作的時間來翻譯這部百多萬字的中國經典﹐是全人類的福氣。美國著名詩人、翻譯家兼文評家王紅公(Kenneth Rexroth)稱賽珍珠這部《水滸傳》英譯本 "is, of course, her finest work and a classic of American prose"(「當屬其最佳作品﹐並屬美國散文之經典」)。

一天﹐依然人在美國的賽珍珠接到紐約一批中國留學生邀請吃飯。酒足飯飽之後﹐這批中國留學生從閑話入正題了。原來他們要求賽珍珠不要出版那《水滸傳》英譯本﹐說是因為該書裡面有不少吃人肉的情節。座上一年輕伙子說:"The westerners will think we Chinese are uncivilized if they read this book."(「那些西方人讀了這書﹐會以為我們中國人是未開化的。」見英語原著282-283頁)說時滿臉通紅。賽珍珠說﹐他們在一席盛宴後提出此不情之請﹐令她為難。她只能向他們解釋說﹕《水滸傳》比莎士比亞更古老。那麼﹐要是英國人因為馬克白(Macbeth)中出現女巫而將之查禁﹐那是舉世文學多大的損失啊!

賽珍珠感嘆:「令我傷感的是﹐就在紐約這聚會上﹐我所看到的中國年輕伙子跟我在中國看到的中國年輕伙子是同一樣的人﹐他們在自己的國家正在很認真的卻毫不知情的在破壞自己國家及其文化。可他們不會明白自己在做甚麼﹐因為他們不會聽你講的。我明白了﹐人只能學其所能學。」

《水滸傳》只是小說﹐而且是元末明初的古老小說(故事內容更古至12世紀初的北宋宣和年間)﹐身為中國的高級知識份子也如此思想僵化。但中國在現實生活中幾千年來以人肉為食的確史不絕書﹐許多吃法也比《水滸傳》裡寫的殘忍﹐看來﹐這又是中國人另一件可做不可講的事情。

5 Comments:

dkink said...

你也就是个只能靠诋毁中国才能糊口的垃圾,看看你自己干过别的啥事没有?
如果你是个什么科学家,工程师,物理学家之类的,要是诺贝尔XXX的啥或者是某国的高官也就罢了。可惜你也就是个无用的垃圾,除了诋毁中国糊口你还能干什么糊口?
连个乞丐都不如。

Anonymous said...

dkink奴隶发言了,就是要压迫这样的

Anonymous said...

dkink

如果人人都可以這樣想. 這樣講. 這樣自省. 那這鍾祖康真的沒有甚麼了不起.

但是 在今日的中國有幾人能說自己曾有這樣的想法呢?

沒有人夠膽做的事. 單單是勇氣就有這個價值了

Anonymous said...

連事實與偏見都不想分的那位,奉勸還是先回家戒掉奶。

所以說,是基因出錯。

dkink said...

匿名 提到...
dkink奴隶发言了,就是要压迫这样的
2008年11月22日 下午 2:42
------------------------------
这垃圾连名字都不敢留,还敢评论别人。
我敢说 毛泽东 就是一为了巩固自己地位不惜戳杀和自己出生入死战友的暴君,马克思就是个性知识匮乏而且还没保暖呢就思淫欲的吃软饭的,靠恩格斯养活。

这个世界总有活得不爽的人和活的爽的人,当不当中国人不是问题的关键。
我剥削别人,欺负别人当然爽了。
被人压迫当然不爽了,不爽你可以拿某种道具干掉让你不爽的人呀,这才是勇气血性,写本不知所云的破书就叫勇气了。

要是给足够的报酬,谁不想诋毁中国赚钱。现在想卖国赚钱的人多的是呢。就看你出价怎么样了。我敢留名在这里,比你们这些匿名的强多了。

 

blogger templates 3 colum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