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本書讀者評論選輯我想看來生不做中國人简体字版

Wednesday, November 5, 2008

中國人的話要加倍警惕

讀大學時﹐曾多次在圖書館拿起賽珍珠(Pearl S. Buck 1892—1973) 的書卻還是放下來﹐因為在此之前我看過一些中文作者對她的評論﹐不論是國民黨還是共產黨的﹐都用盡最惡毒的言語罵她﹐即使在大學裡面的人(華人)﹐也沒有聽過有誰看她的書的﹐那些有點看法的﹐都一樣對她口誅筆伐。我心想﹐沒可能那麼多人都是跟她有仇的吧。因此整個大學年代﹐她一本書我也沒有看過。直到我畢業10多年後﹐一天我一位西班牙好友突然向我強力推薦她的作品﹐因此我才勉為其難地讀讀她的 The Good Earth(《大地》1931), 和 East Wind:West Wind (《東風西風》 1930)﹐這樣我才知道﹐她寫得真好﹐非常細膩﹐文字優美﹐而且從一個腳踏中西文化並以漢語為母語的洋人眼中看中國﹐相當有趣(指英語原著而言)。於是我就很憤怒﹐為甚麼那些中國人上下一口說賽珍珠的壞話﹐連累我幾乎錯過了這樣一個好作家﹖原來只不過因為賽珍珠在《大地》或其他作品中描述了中國農村的貧窮和中國人表現出來的其實是人皆有之的七情六慾﹐那些中國人就覺得賽珍珠是醜化中國﹐加上賽珍珠始終秉持其半個洋人的作風﹐沒有曲意討好國民黨和共產黨﹐一方面如實描寫中國被指醜化中國﹐同時又表明對共產主義沒有信心而最終忍痛告別中國﹐那樣她就把所有的中國人都得罪了。也有人說賽珍珠得罪中共﹐是因為她在1957年出版的Letter from Peking(《北京來信》)被定性為「反共小說」﹐其實她對中國共產黨的批判﹐在其1954年出版的自傳 My Several Worlds(《我的幾個世界》)裡面已寫得清清楚楚﹐而且用詞更直白﹐甚至時帶鮮見於其筆下的尖刻。無論怎樣﹐經此重大教訓之後﹐我對中國人的看法加倍警惕﹐他們講的﹐除非是瑣碎至極的事﹐否則最好自己驗證一次。甚至如網上一位極想讀到《來生不做中國人》的網友那樣做也不過份﹐他寫道﹕「這本書(指《來》書)被禁的無以復加。有人從香港返回攜帶作者兩本書都被海關以XX資料扣下。其次,網路上存在的並允許存在的讀後感評文帖大多是一面倒的惡毒言語+人身攻擊文。換言之,都是一群傻逼文。=如此看來很有讀的必要。

4 Comments:

Ken said...

有感,分享一個親身體驗的經歷:在國內的書店流連,會不自覺地產生悶出鳥來的感覺,然而自某年在香港某一間書店逛了一圈之後,實在追悔莫及,後悔自己錯過十多年來的閱讀機會。

究其因,國內書店除了環境死板外,大部分書是同出一轍的,自小的愛國主義教育已足以洗腦,不必再找愛國書籍閱讀,那些緊張刺激如《衛斯理系列》的,只能偷偷摸摸找個翻版,決不能在書局光明正大買之,更遑論對中國有貶的書籍了。反觀一國下的兩個特區——港澳,書籍琳瑯滿目,正反俱全,散文小說的百花齊放亦令人愛不惜手,這都拜言論自由所賜。

不能不承認,當今國內已有了一定程度的進步,至少,柏老的《醜陋的中國人》已經有售,僅需「放進」一個柏楊,就足令國人滿口稱贊中共之海量,大呼盛世。但君不見,外面的世界有更多更好更真實更詳盡披露的作品,我們還是如小孩般受「家長管制」,要看好書,只能走私——走私知識,可笑乎?

鍾祖康 (Joe Chung) said...

KEN好﹐愚民政策、反智論﹐自秦漢以還﹐絕大部分時間是如此﹐不足為怪。

hongkonese said...

中共會放過柏陽而禁鍾先生的書, 想必是柏楊對中國仍存有幻想, 先生則完全沒有。放一本《來生不做中國人》在大陸開賣, 對中共而言遠比放一本《醜陋的中國人》危險吧。

鍾祖康 (Joe Chung) said...

hongkonese好﹐祖國好難做﹐禁它會惹人看﹐不禁﹐就更加……唉……。

 

blogger templates 3 colum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