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本書讀者評論選輯我想看來生不做中國人简体字版

Sunday, December 7, 2008

中國可以保留帝制嗎?

中國在上世紀決定是否廢棄帝制時的另一悲劇是﹐當時的王朝是一個異族的王朝﹐令中國人對保留帝制再多一重先入為主的抗拒。其實清朝的暴君已比漢人王朝明朝的暴君少﹐而且整個清廷都已漢化極深﹐不但全搬儒術一套和漢人的規章制度﹐又用漢語﹐溥儀更連滿州話都不懂了﹐但中國人最講面子﹐若可以選擇﹐那會接受一個異族皇帝﹐而且想做皇帝的中國人也已經夠多了。

挪威在1905年想重建君主制時﹐自己也沒有人﹐就向以前統治挪威的丹麥皇室找外援﹐把他們的卡爾皇子(Prince Carl of Denmark)請來﹐這種氣量﹐中國人肯定沒有。大家可馬上想像一下自己會否接受一個日本人的皇帝(儘管這個日本人可能是徐福的後代)。但挪威這時走向共和之聲甚囂塵上﹐於是舉行全國公投﹐由國民定奪﹐結果百分之79挪威人支持保留君主制﹐卡爾皇子就成為挪威皇室中斷幾百年後第一個皇帝﹐是為哈康七世(Haakon VII of Norway)。這個令挪威人夢牽魂繞的大問題﹐就這樣只用了幾個月﹐乾淨俐落的面面俱到的解決了。你能想像這可以在自稱文明第一的中國人裡面發生嗎?所以我要不斷重複:中國人的問題﹐極多只是中國人自己的問題﹐是名副其實的 Chinese puzzle(中國的難題)。

當時(1905年)美國的《紐約時報》評論說:

"It is surprising to an American that a community so democratic should be so little republican. It is a very fraction of the Norwegian electors...And it is not for any foreigner to say that the Norwegians have not acted wisely in choosing the form to which they were accustomed...This is the first time, we believe, in history a monarch has been elected by a 'plebiscate'".(「一個地方那樣民主卻又並非共和政體﹐在美國人看來著實奇怪。只有那麼一小撮挪威選民……支持共和政體……挪威人選擇了他們所習慣的政體﹐任何外國人也很難說﹐挪威人這樣做不是明智的……君主由全民公投選出﹐我們相信﹐真是史無前例。」)

從挪威君主制的運作﹐我看到君主制有一個頗大的好處﹐就是君主超越了所有政治派別﹐其對國家的忠誠罕受質疑﹐這可有助於緩和民主政治中容易滋長的極端黨派主義(partisanship)和全民犬儒心態(cynicism)﹐令民主政治較難走向極端。

非常孰悉中國的賽珍珠(Pearl S. Buck 1892—1973)認為﹐中國是有極悠久歷史的國家﹐都像英國人那樣慣於有一個一國之君的人物﹐故不宜急變﹐所以她認為其政體應以英國而不是歷史極短的美國為樣板﹐應像英國那樣保留帝制。她認為﹐康有為主張保留帝制是對的﹐但由於拂逆公意而不受歡迎﹐而梁啟超由於擁抱共和並有一支巨筆而成為知青的偶像。那時賽珍珠感到中國一步步朝她覺得惋惜不已的錯誤方向走去。她痛苦地有點迷惘地說:

"Sun Yat-sen was an honorable and selfless man, whose integrity is beyond doubt...He is not to be blamed that in his burning desire to serve them he destroyed the very basis of their life, which was order...It is dangerous to try to save people--very dangerous indeed! I have never heard of a human being who was strong enough for it. Heaven is an inspiring goal, but what if on the way the soul is lost in hell?"(「孫中山是個無私的君子﹐他的操守是無可置疑的……他滿腔救國之情﹐但過程中卻把難胞生之所繫的秩序摧毀了﹐這也很難怪他……救人是危險的事……真的非常危險啊!我從來沒有聽過有一個人是強大得可膺此任的。天國是美好的﹐但萬一往天國途中靈魂失落在地獄裡怎麼辦?」My Several Worlds(《我的中國世界》 382頁)

另一個強烈反對中國改帝制為共和的是對中國有深刻研究的人文地理學大師亨廷頓(Ellsworth Huntington 1876-1947)﹐ 他出言甚重 :

"In its radical zeal the south imposed a republican form of government upon a country which is supremely unfit for such a form by reason of its almost complete absence of any feeling of public responsibility."(「南方人出於狂熱把共和政體強加於一個由於國民公德幾乎蕩然而極不宜行共和政體的國家。」)

中國人由於荒唐得太久太久了﹐兩千年有病不醫﹐最後藥石亂投﹐如今已是通身爛肉膿瘡。繼續不醫必生不如死﹐要醫也難﹐因為四肢運動無力﹐脾胃虛不受補。

3 Comments:

阿Q老母 said...

又是歷史,跟死阿Q一樣難懂吧!
文革又不知是甚麼來,其間的大躍進又不知幹嘛,文革時,鄧小平又提倡甚麼改革,毛澤東周恩來不幹嘛!做中國人真慘,歷史真難讀。

kendrick said...

中國並沒有取消帝制啊? 除了孫中山先生當上臨時大總統的短短數個月間, 中國帝制幾千年來從沒有消停過...

明亮 said...

「最高統治者古稱皇帝,現稱五花八門,但本質不變。其不變的本質是:他的權力不來自人民的給予,而是從武力攫取而得,所以只要軍警在手,就可以隨心所欲,官員升降,都由他獨裁。」 - 倪匡

換言之,中國至今還保留帝制。但這帝制是有中國特色的。這特色近乎動物本性。

群居動物如野狗,狼等,只要是生於這個群族,自自然然就忠於這群族的首領,永不作異議。又如一隻狗,自小受主人飼養,就會對此主人馴服,不論此主人行為性格如何。

近例證明:
最近法國總統以歐盟主席的身份接見達賴喇嘛引致中國皇帝不滿,網上「憤青」一呼百應,齊聲要杯葛法國貨,如果不是他們的主人約束,他們已進入法資公司倒亂。

但奇怪的是,他們主人的黨在1962年毛澤東雖然在中印戰爭中獲勝,還是把麥克馬洪線以南的藏南的 90,000 平方公里領土讓給印度。
1999年12月9日,江澤民和葉利欽簽訂了《關於中俄國界線東西兩段的敘述議定書》,這個條約使中國永遠喪失了約16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相當於40個台灣。而這些土地,是清末時俄國侵佔中國而蘇聯領導人列寧曾經三次(1919、1920、1923年)發表政府聲明要歸還給中國的。。

正如一個慣性強姦女性的色魔震震有詞攻擊別人觀看有女性露背的書籍是不道德。但竟然有一大班嘍囉響應。

以人的常性觀之,確是比小說更離奇;但從動物本性觀之,「自古以來」,就是如此!

 

blogger templates 3 colum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