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本書讀者評論選輯我想看來生不做中國人简体字版

Saturday, July 18, 2009

假得過了頭的「選舉」和「招聘遴選」

香港的所謂特首「選舉」固然是假的,現在連香港金融管理局總裁的招聘遴選看來也是假的。兩者都假得過了頭,完全不理會廣大被愚弄民眾的感受,任何有一點廉恥的政權都不會這樣做,任何尚講一點尊嚴的奴隸都難免想搗亂發泄一下。

25 Comments:

kRiZ cPEc said...

恐怕除了共慘政權,只有一個「候選人」的選舉不會在別的社會出現。
草泥馬!

Anonymous said...

我沒有信心民主會在中國和香港出現。

陳大文部落 said...

嘩鍾 Sir ,乜假㗎,選舉係真㗎!

真係由「富豪權貴その八百人」選出嚟㗎....

( 不過香港未發展到全民皆權貴咁解之嘛 ) <---汗顏。

kin tik said...

不知所謂的香港"正苦"我完全不想留在香港

Oliver Hood said...

我寧願留在英國, 做英國人總比中國人好!! 因為做中國人......太慘!!

藍眼白龍 said...

Oliver Hood:更慘的是體內流著次等人種的血。不要說我種族歧視,因為文明發展白種人最好,黃種人次等,黑種人低等,不,應該說沒有貢獻。

Anonymous said...

可以的話,我想在書展買意大利文書Vorrei comprare alcuni libri italiani alla fiera del libro. E' corretto il mio italiano?

Anonymous said...

台灣卸下「台灣民主紀念館」牌匾,掛回「中正紀念堂」,大家對此事有何看法?

淫妻小朋友 said...

我期待你的新書。舊書,此blog有雜交、生理期、強姦、精液、奶子(嘔~~~)等等,你的新書有夢遺、性交、肛交、口交、乳交、愛液、陰莖、輪姦、性虐待嗎?

你以前問了句令人衝動的問題:
那麼多位星期天也不去遊玩﹐去吃吃人造雞蛋或鴉片火鍋﹐來我這裡聊﹐感動。

今個星期天來會展吧!我們除了吃人造雞蛋或鴉片火鍋,還等著你射出一公升精液,到時請你教教我們吹簫技巧了。為了報答,我們會一滴不漏的喝下肚子!

啊,忘記說,何時玩換妻換夫遊戲?

Anonymous said...

看見樓上那個低智的辱罵留言,確是好笑。

匿名 said...

看見樓上那個低智的辱罵留言,確是好笑。

黃種人就是這麼低等,不過,那裡有辱罵成份?

Anonymous said...

幸福人生起跑點除了看你出生地,還要看你父母是甚麼膚色的人,最好當然是白種人。

不要說我膚色歧視,為何我要這樣說呢?

因為白人是文明的代表,如民主,自由等先進概念都是他們令次等和低劣人種文明開化。總體及簡略地說,大多數黃種人國家功利主義嚴重,極度注重成績,補習風氣重。日本的成績排名連名字會貼在榜上示眾,韓國人則補習到凌晨為考sky大學等。鍾祖康名言:東亞人的智商全球最高﹐比歐洲人還高經常補習,功課多多,學答題技巧,答到題目有何稀奇?至於黑人,看看非洲,天災,飢餓,女性割禮,戰爭,貧窮... 當然你可以說中國很糟,但在黃種人之中,中國是例外。

白人將基督信仰、民主等帶到黑人那裡是枉然的。單純非洲人在幾萬年間退化成中國的奸邪兇惡奴才小人是特例,退化成黑人垃圾人種是常態,美國黑人好一點是因為他們體內流著高級人種的血。

中國殖民證明白人高人一等,可能大家會問為何日本人同為黃種人,文明在中國之上?世事沒有絕對,只能說日本人比中國人高等。在此我向大家推介在日台灣作家黃文雄的《中國噩夢履歷書》,請大家抱有開明的態度去看...中日比較
看看以下日本人比中國人高等例子:
1參與西南戰爭叛變的陸奧宗光熟讀《孟子》,將孟子口中的。義」解釋成「利」,反而才能真正讀懂《孟子》。
2「仁」的定義非常模糊,於是,聖德太子時代的日本人把五常和五倫的「仁」用「誠」取代。


至於黃種人優點,讚他們勤奮,誰稀罕做那麼久?日本人辦事認真,白種人不會?非白人跟白人,把非白人的質素提高了,反之亦然。重申一次,我沒膚色歧視之意,神的安排太奇妙!祈求下世當高級人種!

Anonymous said...

白種人>黃種人>黑人文明

黑人國家=垃圾

真難說出那個黑人國家文明又成功。看看南非,白人雖然可惡,但將南非文明提高了,白人應憂慮讓黑人執政,會否將南非變成跟其他黑人垃圾國一樣。黑人難免會被歧視,誰叫他們你那麼垃圾!對地球沒多大貢獻,不好意思,我見識少,說不出黑人有甚麼貢獻。

中國=道德淪亡,假貨充斥全國,獨裁等

這是黃種人的特例,文明國家可以舉例,感謝白人!

白種人最文明

民主文明國家輕輕鬆鬆地舉出很多,北歐,德國,法國,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希臘(民主發源地),東歐有匈牙利,立陶宛,波蘭等。

Anonymous said...

開放地接受白種人是中華文明的締造者

中國人是黃種人真可惜,我確信膚色是文明的保證。

Anonymous said...

今天看了台劇命中注定我愛你,片頭曲竟然有精子、卵子,台灣人真開放,應該畫愛精卵嘛!為何這個台灣女歌手這樣?總之不如阿拉伯女歌手!

Anonymous said...

看看黃種人之香港人精神多弱

根據香港政府 1998 年公佈的數字,本港患上各種不同程度精神病的人數,超過一百二十萬。而需要各項康復服務的精神病患者也接近九萬人。

包括我老母同我!

Anonymous said...

神啊!我希望出生於冰島高級人種的家庭,不想當次等或低級人種的後代,更不想當精神病者的子女!

Anonymous said...

不舒服令人脾氣暴躁,更失去理志,妖妖妖,shoot,shoot,shoot,fock,fock,fock!!!!!

Anonymous said...

維基:
墨西哥及多個on99國家己確䂦多宗on99甲型流感病毒H1N1亞型的on99個案。 甲型流感病毒H1N1亞型通常只會在on99豬隻群中互相傳播,但亦會偶爾感染on99人類。而最近在國際間的on99甲型流感病毒H1N1亞型爆發已出現了人與on99人之間的傳播。

Anonymous said...

特稿《蘋果日報》
中國不高興 vs中國憑甚麼

你反 o靚模,我反反 o靚模。你說「中國不高興」,他反問「中國,你憑甚麼?」
在內地大賣的《中國不高興》,其中兩位作者宋強和黃紀蘇來了香港,昨日擔任書展講座的嘉賓。不少憤青奉此書為聖經,書中「撕破西方的面紗」、「西方人的自以為是,是被我們慣出來的」、「不能任由美國綁架世界」等聳動字眼,曾引起 BBC、《時代》周刊等西方傳媒注目。但黃紀蘇認為,說他們是極端民族主義者是亂扣帽子,以偏概全。
那邊廂,已重印至 25版的《來生不做中國人》作者鍾祖康推出《中國,你憑甚麼?》,繼續剖析中國人的劣根。鍾祖康接受本報訪問時說,《中國不高興》在內地大熱不出奇,「因為中國大陸的讀者長期被有系統的閹割和洗腦,加上嚴密資訊封鎖,以致對世界實況和文明價值的認識被嚴重扭曲。」
鍾祖康舉例,柏楊的《醜陋的中國人》在內地只能出刪節版;馬建在國外走紅後重回中國出版《拉麵者》,代價是刪改一千多處,名字也變了「馬建剛」;到最近梁文道的《常識》,也要抽起有關西藏的文章,因此在內地「一本書的銷量不能準確說明民眾真正喜歡這書的程度」。

黃紀蘇:內地言論自由有進步

《中國,你憑甚麼?》作者鍾祖康。
互聯網

香港書展有些書在內地禁售,談起香港的言論和出版自由黃紀蘇卻說,這方面內地已進步不少,像趙紫陽的《改革歷程》,電子版在內地相當流通,「我已看過電子版,但因媽媽的眼睛不好,在這裏也給她買了一本。」
書海浩瀚,能自由暢泳就好。
記者 陳沛敏

Neo said...

[轉載聯署]支持泛民「立法會五區總辭」方案,公投2012雙普選

早前有人提出「立法會五區總辭、變相公投普選」的方案,網上即有Facebook群組「支持泛民「立法會五區總辭」方案,公投2012雙普選 」成立,至今(8月1日)僅一日,已有六百名市民加入,反映不少市民認為,泛民若要真心爭取普選,需要有更進一步的行動,而不只是搞搞遊行集會然後和平散去。
泛民各黨現表示會考慮響應此行動,要是你認為這是泛民所應當付出的,請加入聯署,讓總辭方案成真,為2012普選做一次公投、為我城的民主開路!

致中國中央人民政府、所有香港人、泛民各政黨及其支持者:

新世界中國主席鄭家純早前就《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提出司法覆核,原已令人擔心或削弱立法會的監察權。多名港區政協常委昨日(29/7)更趁與統戰部部長杜青林座談的機會,大打立法會「毒針」,指摘立法會權力不斷膨脹,只懂拖政府後腿,令政府施政困難。代表商界的政協委員欲剝奪立法會僅餘的監察權力,令議會無法代表公眾監察政府及商界,出現利益輸送情況。

中央政府為了扶植曹二寶所說的「第二支管治力量」(即京人治港),最近幾日又再公然插手干預香港事務,一國兩制已經蕩然無存。而回歸以來屢次的人大釋法,更破壞了香港的司法獨立以及法治的精神(公平、公開、公正)。

我們對於中央政府屢次破壞香港「三權分立」和「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五十年不變」的原則,已經忍無可忍。本人謹此發起本群組以及聲明,支持泛民主派「立法會五區總辭」之方案。本群組不屬於社民連,亦不屬於任何政黨,而是屬於所有的香港人。本人在此呼籲各位細心了解「立法會五區總辭」方案之用意,並且堅守2012雙普選的底線。

此外,本群組成立之最主要目的是:向泛民各政黨施壓,表明選民是堅守2012雙普選的底線,絕不會接受任何如「糖衣毒藥」般的政改方案。除此之外,我們絕對支持由社民連提出的泛民「立法會五區總辭」方案,變相公投2012雙普選。我們絕不容許泛民主派的任何一個政黨和立法會議員棄兵曳甲,退守普選的最後一道防線,絕不容許你們出賣港人本應與生俱來的人權。在此同時譴責中央政府多番干預香港事務,破壞「一國兩制」之原則。

謹此聲明

愛國愛港的香港人
2009年7月31日

1.為何立法會五區總辭,會變成公投2012雙普選?

當每區有一位立法會議員辭職後,5個空缺席位會進行補選,而補選是採用單議席單票制(多數決制,即多票者勝)。再由泛民設定一個議題,即是否要2012雙普選,當選民投票予泛民參選者,即支持2012雙普選,變相公投。如是者,當泛民五區議員順利再次當選,即代表2012雙普選具有相當的民意基礎。對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會造成極大的壓力,同時在國際間一定能夠惹來廣泛的關注。而具體做法則仍由泛民各政黨商討中,會盡快向公眾交代。
───────────────────────────────────────────

2.萬一是次補選有任何一區的泛民議員不幸落選,豈不賠了夫人又折兵?

是否爭取2012雙普選,由選民決定,不管結果如何,我們都尊重選民的抉擇。「香港的前途如何,由港人自決」,這就是是次公投的意義和精神。

為人民服務的立法會議員,是否應該為了戀棧議席而連些微風險都不敢承擔?相信大家心中有數。因此不存在「機關算盡地計算公投結果」的必要。
───────────────────────────────────────────

3.為何必須以五區總辭的方式來製造公投?沒有其他方法嗎?

基本法雖然沒有規定不可以公投,但現時亦不存在公投機制。

如要創造該機制,需要由立法會通過法案,但是立法會由保皇派和親中勢力盤踞。即使泛民主派在地方直選佔大多數,卻就是整個議會的少數(23/60)。而且議員提出的個人議案(假設是創造公投機制),贊成票就必須超過一半,另外還要分組點票,即直選和功能組別各過半數才獲通過。

功能組別是小圈子選舉,大多港人都無投票權。而且當中有一半界別的選票並非以個人為單位,而是以企業、工會為單位,當中絕大部份都是親建制派的。所以民主派要在功能組別拿一半的議席是不可能的,在面對荒唐的分組點票機制,更是不可能創造公投機制的。

因此必須以五區總辭的方法來製造公投機會,而又最具認受性、代表性。

Facebook Group :
http://www.facebook.com/group.php?gid=139005101118

聯署請至:
http://www.petitiononline.com/2009731/petition.html
或在此帖留言。

漢奸 said...

現在正是表決食飯好抑或係食屎好?!

Армия моя said...

五區總辭,可以帶來甚麼轉變?
週四, 2009-08-13 21:15 — 林輝 fred

無可否認,社民連確實比其他泛民主派更懂得創造議題,而是這正正是整個泛民主派的弱點。由選戰開始,無論是掟蕉、疑似粗口和『不該』、到今天的五區總辭,社民連都在泛民以至整個輿論皆佔據了主動位置,在一眾面目模糊的政黨之中奇峰突出,搶盡注視,也在支持者心中佔據了無可動搖的道德高位。其策略簡單而言,就是以衝突來突顯矛盾,建立鮮明形像,號召群眾,並以之作為組織的動力,以戰養戰,越戰越勇。雖然愛者越愛同時也會恨者越恨,但在比例代表制下,只要堅守政治光譜最左一角便能立於不敗之地。

五區總辭的建議,其實是同一邏輯的伸延。香港爭取民主之路有多艱,大家都心中有數,哪管回歸後管治無力、經濟反覆、香港人心惶沮,真正民主仍然遙遙無期(你真相信 2017有真民主?)。香港人渴望民主,卻對民主運動感到沮喪無力,learned helplessness 正是蠶食民主運動的最大敵人。因此,我們需要動作、需要鼓舞、需要有存在感,讓民主運動繼續『動』下去。也正因如此,在衡量應否進行五區總辭時,考慮的不是『公投』有沒有效(能否令國際關注、令中央『突然』發現香港人熱愛民主之類),甚至不是選票上的一時勝敗,而是對整場民主運動來說是注入了能量,還是相反加強了無力感。

馬嶽老師在8月11日的文章《「總辭公投」泛民可以贏什麼?》分析了泛民主派的『勝算』,我想進一步指出,泛民最難面對的局面,是建制派根本不跟你玩這個遊戲──那邊廂你有你自行辭職再參選、與其他渴望有十分鐘 air-time 的散兵游勇在電視上表演泥漿摔角;這邊廂有我私底下發動選舉機器反動員,將投票率大幅拉低,令總投票率比上次立會選舉的泛民得票還要低。結果可能是泛民自己發動了一場不知對手在何方的戰爭,不知道怎樣才算勝,也說服不到巿民怎樣才算勝、勝了又如何。如果連『絕招』都出了,卻仍舊沒有任何效果,對於整個民主運動來說,會否變成充滿傷害性的 disempowerment?

是的,我們都為民主等得太久──但在困境之前,我們更需冷靜,更要謹慎。共勉之。

(刊於09年8月13日經濟日報《新銳新論》,刊出題為《泛民5區總辭 恐挫民主運動》,上文與刊出版本稍有不同。)

陸霸 said...

論五區總辭(1) - 溝通還是企硬
前言:

近日五區總辭已經在社會引起不少爭議,但觀乎近日在主流傳媒看到的卻是不少名人學者,甚至泛民中人對此方案的反對聲音;反觀網絡上卻是支持的聲音佔絕大多數。到底是網民脫離了主流民意,還是主流傳媒有意塑造合自己心意的民意,不在本文的討論範圍,但24/8/09明報孔誥烽的”給公投一個公平開放的討論空間”稍有論及此話題,有興趣的可看該文。

還有,事先聲明,這三篇文的初稿在22/8/09已經寫完,一直沒時間完成,到了24/8/09時,卻發現我寫的部分論點和孔誥烽的文章不謀而合。

我個人傾向支持五區總辭,但是到底是反對的聲音有道理,還是支持的聲音有道理?
在第一篇文,我會說一說我為何不認同香港民主派爭取民主的方法,及五區總辭的重要性何在。
在第二及第三篇,我會討論一些反對意見。

在第四篇,我會談一談辭職補選失敗的可能性和對社民連的考驗。




1.溝通還是企硬?

在討論五區總辭是否可行之前,我先問一個問題:先假設五區總辭真的有問題,但是,泛民還有甚麼其他方法?
在這一次,泛民及一些學者在反對五區總辭時,卻沒有交出另類方案,說得最多的卻是"溝通"。

難道泛民及一些支持民主的學者,真的以為"溝通"、"不搞對抗"就能帶來民主?
他們豈會不知道中共的歷史?中共曾經有"在自己手擇絕對軍政財力優勢時,卻和對方溝通,作出讓步"的歷史嗎?綜觀中共的歷史,除了中印邊境戰爭,中共在自己稍有優勢時作出了讓步外,我沒看過中共會向一些比自己弱勢,又連稍為有對抗的行動也不敢有的組織作出讓步過,反而經常地以各種方式鎮壓他們,例如反右運動中的中國民主同盟就落得被打為右派的下場、89年的六四事件等都是清清楚楚的歷史事實。

無論中外各國人民追求民主政制的歷史中,包括某些學者稱道的南非和解模式,都是先有一些反對派合法或/和不合法地以強硬的手段和立場作出抗爭,去迫得當政者不得不去處理反對派提出的訴求,為反對派中的溫和派跟當權者鋪好通往談判桌之路,到了當政者不得不在維持自己利益的前提下和溫和派溝通,和解和讓步才能成功的。



以南非為例,當初曼德拉被拘捕的原因,不只是因為他反政府,還是因為他建立了軍事組織”民族之矛”,以武裝鬥爭的手段去迫當權者讓步;到了當權者和曼德拉和談,其基礎還是在於當權者不想再和反對勢力作血腥的武裝鬥爭。

說到激進、企硬,一個完完全全地在香港的法律下進行的總辭及補選,和南非推行武裝鬥爭的"民族之矛"比,那個激進、企硬?在我眼中,五區總辭甚至不佩以"激進、企硬"來形容,它不過是一個在香港如此溫和的爭取民主運動中,一次稍為強硬的表態罷了。

人們從電視、報章看到的是風光的民族英雄,卻忘記了為這些民族英雄的崛起而堆土砌壘的強硬派,就只會去歌頌這些民族英雄,以為和解、溝通是解決方法,卻漠視了和解溝通出現的前提,就是要有一股迫得當政者不得不坐到談判桌上的政治力量。

問題是,香港的泛民主派,卻是個個都想要當英雄,都想選擇做"精人出口,笨人出手"的溫和派,沒有人願意當強硬派。沒有人企硬的話,中共就能不斷地以其宣傳機器去把這群明明"溫和到令人生厭"的泛民描述為激進派、”為反對而反對”的反對派。在這種惡性循環下,香港的泛民主派,如果跟隨中共的宣傳機器起舞,中共不斷指鹿為馬地說泛民激進,泛民就急急忙忙地大叫自己溫和,還不斷地想方設法表現自己是如何地溫和(不客氣地說,表演自縛手腳),最終,這樣越來越自縛手腳的泛民,和在中共旗下那八個名為"民主黨派"的政黨、在中共容許的範圍內,說一些中共容許他們說的反對意見的政治花瓶又有何分別?

我不是說香港的泛民就要全部都走激進路線或是學民族之矛,也不是說中共說甚麼泛民要倒過來做,但是請問各位泛民中人,你們憑甚麼讓中共坐到由你們設定議題的談判桌上,而不是任由你們不斷地大叫"溝通""溝通",也依然紋風不動,偶然就稍為動一動指頭,讓你們有"中共要和我們溝通了!"的遐想,遐想過後卻發現這不過是自己的一廂情願,直到你們這一代泛民老的老、死的死,到了不得不交棒時,交給我們這一代人的卻是和中共旗下那八個"民主黨派"一樣的成果?如果不去推行群眾運動,以群眾的聲音去讓中共坐到談判桌上,你們憑甚麼和中共談判?

近年的泛民,越來越失去領導民主運動的能力,越來越不懂群眾的心態,越來越被動,要群眾自發組織運動,到了稍有所成,泛民才會懂得出來參與,倒董運動如是、 保衛皇后碼頭如是、在政府總部通宵靜坐等也如是,泛民變得越來越不懂主動發起群眾運動,卻只會在群眾自發運動到一定程度時才出來參與,跟著群眾的尾巴,而 不是負上作為民主運動的領袖的責任,去發動和教育群眾如何爭取民主。這樣的泛民,如何才能說服群眾,你們是真心的追求民主,真心地關注香港的社會發展,而 不是像曾蔭權那樣,把自己的議員職位當作是一份工來打?

這次的五區總辭,所要做的,也不過就是稍稍表現出香港人對爭取民主的決心,讓中共沒有籍口說"只要給香港人經濟上的甜頭,香港人就不會爭取民主的了",而是清清楚楚地明白,香港人爭取民主的決心,不是用甜頭就能收買的;不過是以群眾運動來對民眾作出動員和教育;更重要的是,也不是過是讓被群眾領導已久的泛民,重新負上他們作為民主運動的領導者的責任。

陸霸 said...

論五區總辭(2) - 一些反對意見(1)

近日不少泛民議員及學者都對五區總辭提出了一些反對意見,在本文及下一篇文,我會選一些論點來討論。



一. 公民黨的余若薇及蔡子強認為,香港市民在這一次的總辭補選中,可能不會認為這次是一場變相公投,而是根據各種不同的議題來投票,令變相公投失去意義。他們又說,到時可能會有一些人打著民主的旗號出來搶票、泛民對建制的六四定律可能維持不了、泛民可能會輸。

但 是,當香港人爭取民主爭取了二十多年,搞了好幾次全球罕見的十萬人級大型遊行,年年民調中都有超過六成民意認為香港要有民主,次次立法會選舉泛民主派就算 不是贏六成都是贏五成。只要這一次泛民總動員,全力推動變相公投,高調地辭職再參與補選,那還會有多少人還會覺得這是一場普通補選、泛民可能會輸?他們佔 泛民支持者中的部份,會大到足以影響選舉結果嗎?

上一次的陳太對葉太一戰,即使在"陳太忽然民主"、"葉太廣受中低層公務員支持"、"有不少打著民主旗號卻名不經傳的人出來參選"等各種不利因素下,在泛民全力支持下,陳太依然以一成以上的差距打敗葉太,這不就已經是很好的証據,証明香港人就是會就民主這個單一議題而投票了嗎?不然,難道會有很多人因為陳太和葉太那些基本上看不出有甚麼分別的政綱而決定投票給誰嗎?

不客氣地說,其實香港人會以政綱,而非是否支持民主/是否支持建制來投票的人又有多少?泛民在不少政治議題上,例如最低工資、填海工程及保衛皇后碼頭等不少議題上昨日的我打倒今日的我,泛民主派的支持率又因此而改變過多少?
香港建制派及民主派的政綱之相似程度,差不多到了"只要去掉名字和民主有關議題,就幾乎一樣"的地步,香港人會為了這種如此微少的差異而轉投另一方嗎?

至於一些打著另類議題參選的候選人,例如柳玉成、環保觸覺的譚凱邦、南同盟的龍緯汶等,即使他們讓人感覺得出他們不是建制派,而是支持民主的,在上一次的選舉中,他們依然對選舉全局沒有影響。這是因為"這候選人是堅定地支持民主/某些議題的!"的形象是需要長時間的建立和維持的,絕非一些政壇新手打著民主或是其他旗號,選民就會信他的。


二. 有些學者認為廿多年來的民調和立法機關普選部分的結果已經證明:香港長期有五成多至六成的市民或選民支持盡快民主化,民意從來清楚不含糊,不需要再多一次選舉來證明。

那以此邏輯,我們為甚麼要年年搞七一遊行,或是05年的124遊行?反正民調已經能証明香港人的民意了,那遊行來幹甚麼?"為甚麼不用民調代替選舉"這種問題就更不用說了。

因 為民意除了讓人知道外,還需要展示,還需要時時刻刻地提出來,讓當權者不得不回應、知道他要擔心的,除了支持者的人數外,還有支持者的決心;讓國際輿論關 注;讓參與的市民清楚地知道,香港關心民主的不是只有他一個;讓下一代在傳媒看到現在發生的事變成歷史,讓他們明白我們為甚麼而爭取民主。

群 眾運動絕不能簡化為民意。群眾運動之重要性,正正在於它不只是一個表達意見的過程,更是一個群眾以自己的行動去要求對方正視自己的訴求的過程、一個群眾以 自己的行動說服其他社會成員支持自己的訴求的過程、一個群眾以其行動,將其訴求轉變為一個歷史事件,讓後繼者繼承及延續這個訴求的過程。

例如沒有1963年的20萬黑人大遊行,及在這遊行中,馬丁‧路德金的”I have a dream” 的演說,而只是個個黑人坐在家中,等待自己家中的電話響起,問卷調查員問他們是否支持黑人擁有平等的權利,現在的黑人會有平等的權利嗎?


三. 有些學者認為香港政制發展踟躕不前,關鍵並非沒有主流民意支持,而是香港的主流政治價值和中央的政治考量有很大的落差。推動政制向前,關鍵是縮窄落差。而中央不會輕易讓步。

但中共和港人間的落差一直沒變,問題到底是出在不斷地作出讓步的一方,還是絕不讓步,只作拖延的一方上?
泛民以前一直在說0708普選;到了中央說不,他們就改口說2012普選;到了中央交出時間表,要2017年才有行政長官普選,卻沒交出方案,連中央交出來的是真貨還是假貨都不知道時,泛民又打算讓步了。

這讓我想起了大久保利通和當時的清廷就牡丹社事件的談判的情況:日本就牡丹社事件,要求清廷割讓台灣給日本,清朝不肯,但即使是在日方理屈的情況下,大久保利通依然不斷地以幾近纏繞的方式,要求清廷賠款。最終,即使清廷一方沒錯,但清廷依然付出了50萬兩白銀作為賠款。

在談判時,很多時贏的不是有理的那一方,而是企硬那一方。最少,我數不出有甚麼事例說明不斷地在談判時讓步那一方會贏,因為當對方看穿了你,知道只要自己企硬,你就會讓步的話,那為甚麼他要讓步給你?

現在的五區總辭,也不過是稍作姿態,告訴中共,香港人不是那種對方只要作企硬姿態,自己就會讓步的笨蛋罷了。


四. 有傳媒推算,進行一次五區補選費用可達千萬元

香港曾經有五十萬人出來爭過民主,假如保守地估計,他們一個人只是代表兩個人的意見,那就是有一百萬人下過決心爭民主,要這群人一人十元地出錢,泛民也做不到嗎?

當然,情況不會這樣理想,但是泛民近年籌款數額一般,不是因為泛民不夠支持者,而是因為近年沒有多少讓人覺得非要出來支持泛民不可的議題。

如果有目標、有議題,社會討論熱烈的話,要籌一千萬其實又有何難?

社民連作為一個最窮的泛民政黨,既沒有傳媒支持,又沒有有錢人支持,但當它向支持者呼籲要籌錢買會址時,短短兩個月,社民連就籌了120萬。可見,只要泛民肯籌錢,又能給出目標,讓支持者明白這次籌的,不是一般的運作花費,而是關系到香港民主運動前景的話,籌一千萬根本不難。

 

blogger templates 3 columns